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战争史

中国核潜艇之父亲自做深潜试验 酒杯粗弹簧断裂

2013-09-30 11:42:58 来源:  作者:
摘要: 本文作者王建蒙与徐作仁(右)1988年9月27日,由我国自行研制的核潜艇从水下发射的运载火箭准确溅落在预定海域。此次发射成功,标志着我国的国防尖端技术跃升到一个新水平。那一年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文作者王建蒙与徐作仁(右)

1988年9月27日,由我国自行研制的核潜艇从水下发射的运载火箭准确溅落在预定海域。此次发射成功,标志着我国的国防尖端技术跃升到一个新水平。那一年,我正任职于国防科工委司令部,同导弹、核潜艇研制人员及海军官兵一道,在我国海军试验基地核潜艇水下发射导弹试验任务现场度过了100个日日夜夜。25年过去了,每次回想起来,我的内心仍会激情难抑。永远难忘那次发射任务,更加难忘的,是在那100天中结识的形形色色的人们,那些为我国核潜艇事业默默奉献着的功臣。

试验,试验,再试验!

王惠悫司令员盘腿席地而坐,在地上画一个五子棋盘,五颗石子一摆便认真地杀将过河。待核潜艇一声鸣笛,王司令噌的一下跃起,率领我们一个个从舰桥的直梯进入核潜艇舱内。

每一场新的发射试验任务都是在以前试验基础上的延续、发展和创新,都历经了漫长的研究、攻关、试验、验证。

那次任务期间,我住在海军试验任务招待所。每天早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试验任务指挥领导小组的调度例会。每次调度会,海军试验基地司令员、此次发射试验任务指挥长王惠悫都会亲自到会。王惠悫司令员14岁即参加革命工作,195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系,海军试验基地成立后,由参谋、副处长、处长、副参谋长、参谋长一步步升任为基地司令员。

每天调度例会结束后,上午我们去导弹测试现场,下午去核潜艇现场。每次在招待所门口遇到王惠悫司令员,他都会慈眉善目地招呼我坐他的越野车,与他坐在一起,听他有声有色地讲一些事情,是我难得的学习机会。记得核潜艇出海演练联调的那几天,我们来到核潜艇码头等候航行的时间里,王惠悫司令员总会从地上捡一把颜色不同的石子,把我招呼过来,盘腿席地而坐,在地上画一个五子棋盘,五颗石子一摆便认真地杀将过河。待核潜艇一声鸣笛,王司令噌的一下跃起,率领我们一个个从舰桥的直梯进入核潜艇舱内。随即,核潜艇起航离开码头,按照预定计划驶向试验海域后,潜入水下实施各项联试联调协同内容。核潜艇水面航行,下潜,水下游弋,上浮后乘风破浪,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心潮澎湃。

在导弹测试厂房,在核潜艇舱内,我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黄纬禄。他是中国首枚潜地导弹总设计师、中国第一艘核潜艇副总设计师。当时年过71岁的黄老总,与所有参加试验人员住在同一个招待所,在同一个饭堂吃同一种饭菜,进入导弹测试厂房,穿同样的洁净白大褂,进入核潜艇换上同样的深蓝色紧身夹克工作服。黄老总话语不多,慈祥可亲,但当分析导弹测试中发生的问题时,他会很准确地指向问题的要害,非常尖锐地批评那些对技术状态模棱两可的解释。而当我在导弹旁向老总请教问题时,他会很有耐心、深入浅出地认真解答。那些个日日夜夜里,我真实体会到了什么是科学家的为人师表。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