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防务观察

美国前驻苏联大使:美国并没有真正赢得冷战

2014-04-03 21:02:06 来源: 中青在线 作者:
摘要:美国轻蔑的行动与俄罗斯过激的反应成为了一种循环,严重损害了两国关系,以至于曾经用来结束冷战的那种安静的外交,无法在乌克兰危机中发挥作用。 1987年9月的一个下午,美国国务卿乔治 舒尔茨在纽约的会议室中与苏联外长爱德华 谢瓦尔德纳泽对面而坐

美国轻蔑的行动与俄罗斯过激的反应成为了一种循环,严重损害了两国关系,以至于曾经用来结束冷战的那种安静的外交,无法在乌克兰危机中发挥作用。

1987年9月的一个下午,美国国务卿乔治·舒尔茨在纽约的会议室中与苏联外长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对面而坐。他们都是来参加联合国大会的。

按照类似会面的惯例,舒尔茨递给谢瓦尔德纳泽一份苏联侵犯人权的清单。谢瓦尔德纳泽的前任安德烈·葛罗米柯总是收到类似的清单,然后指责美国干涉苏联内政。而这一次,谢瓦尔德纳泽盯着舒尔茨的眼睛,通过翻译说:“乔治,我会研究这份列表,如果你的信息正确,我会尽我所能去纠正问题。但我希望你明白一点:我这么做不是因为你要我做,而是因为我的国家迫切需要这样做。”

舒尔茨回应:“爱德华,这是你我做事的共同准则。我向你保证,我再也不会要求你做任何我认为不符合贵国利益的事情。”

他们起身握手,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然后意识到,冷战结束了。与我的前任相比,接下来美国驻莫斯科大使的工作将容易得多。

当国务卿克里与俄罗斯外交官的交谈没能解决乌克兰危机时,我想到了这一幕。令我惊讶的是,现在使用的辞令,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的,比我们那个时候尖锐得多。克里威胁制裁俄罗斯时说,“如果做出错误的选择,形势会急转直下。”

我并不认为这次的事件是冷战卷土重来。俄罗斯与西方的紧张更多是基于误解、误读和取悦国内的民众,而非意识形态或国家利益真正存在冲突。目前的冲突远没有冷战时那么多,那么危险。

但是,没有正确认识冷战是如何结束的这一点,对俄罗斯和西方的态度都有重要影响。这也有助于解释目前的状况。

人们普遍认为,在西方的逼迫下,苏联解体了,冷战就此结束。这是错的。真实的历史是,冷战在对双方都有利的谈判中终结。

在1989年12月的马耳他峰会上,戈尔巴乔夫和老布什达成共识,基于意识形态的战争已经过去了,并且表示两国不再视彼此为敌人。在接下去的两年中,美国与苏联的合作比任何盟国都要多。我们共同终结了军备竞赛,禁用了化学武器,同意逐渐减少核武器。我亲眼见证了铁幕的升起,东欧重获自由以及苏联领导人自愿放弃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没有了军备竞赛对苏联经济的制约,戈尔巴乔夫得以将精力投入到国内的改革中。

由于苏联很快就解体了,人们总是将它与冷战的结束混为一谈。它们是不同的事件,前者也不是后者的必然结果。

苏联解体为15个国家并不是美国希望看到的。我们希望戈尔巴乔夫能够维持除波罗的海三国在外的自愿联邦。1991年8月,老布什很清楚地表达过,希望非苏联的共和国能够接受戈尔巴乔夫提出的联邦条约,他还对“自杀性的民族主义”提出警告。那些为苏联解体感到惋惜的俄罗斯人应该记得,是民选领导人叶利钦向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妥协,将苏联变为了松散无力的“联邦”。

即使在苏联解体后,戈尔巴乔夫仍然认为“结束冷战是我们共同的胜利”。但美国人坚持将俄罗斯看作输家。

“感谢上帝,美国赢得了冷战。”老布什在1992年的国情咨文中说。这种言论只是嘴上说说,不会造成什么严重影响,但它被接下去的三任总统用行动加强了。

克林顿支持北约在没有联合国安理会支持下轰炸塞尔维亚,并且支持北约向前华约国家扩张。这些行动违反美苏之间的谅解,即美国不会从苏联撤出欧洲攫取好处。其结果是严重破坏了俄罗斯人对美国的信任。1991年民调显示,80%的俄罗斯人对美国持有积极的看法,1999年,同样比例的人表示不喜欢美国。

普京2000年当选时,本来有亲西方的倾向。2001年9月11日,当恐怖分子袭击美国时,他是最先致电且主动提出帮助的外国元首。当美国进军阿富汗时,他与美国合作;他主动撤除了在古巴和越南金兰湾的军事基地。

他得到了什么回报?只有小布什总统毫无意义的口头赞扬和得寸进尺的外交行动:北约在波罗的海和巴尔干继续扩张,并计划在那里设立军事基地;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抛开联合国入侵伊拉克;公开参与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的“颜色革命”;明知会触犯俄罗斯的底线,仍然讨论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纳入北约。坚信门罗主义的美国人,应该明白俄罗斯对靠近其边境的外国军事联盟会有怎样的反应。

众所周知,奥巴马总统曾经试图“重启”与俄罗斯的关系,也取得了一些成就: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一个重要的成就,两国在一些地区问题上悄悄地合作。但是,美国国会的老毛病又犯了:当他们管不好自己的事情时,就喜欢干预别国的事情。《马格尼茨基法案》将俄罗斯侵犯人权夸张得就像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也有同样的问题一样,这个法案激怒了俄罗斯政府,也加深了俄民众将美国看作不共戴天的敌人的印象。

美国轻蔑的行动与俄罗斯过激的反应成为了一种循环,严重损害了两国关系,以至于曾经用来结束冷战的那种安静的外交,无法在乌克兰危机中发挥作用。它也导致了43%的俄罗斯人相信西方是幕后的主谋,是为了包围俄罗斯。

普京对克里米亚的军事占领加剧了这种局面,可能引起让人想起冷战的相互指责和经济制裁。在那样的情况下,不会有赢家,只有失败者:首先是乌克兰自身,可能无法维持现有的领土;俄罗斯会变得更加孤立,恐怖分子和反俄极端分子会崛起,其极力推销的经济共同体组织也可能受到周边国家更加强烈地抵制。

与此同时,一个满腹怨恨的俄罗斯会让美国和欧洲在全球和区域事务中失去臂膀,比如伊核问题、朝鲜和叙利亚内战。俄罗斯在这些地区的政策可能无法让美国满意,但俄罗斯能够提供的帮助比多数美国人意识到的要更多。缔造一个更加敌对的俄罗斯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摘自美国《华盛顿邮报》

○作者美国前驻苏联大使小杰克.F.马特洛克○译者张慧

(本版言论不代表本报观点,仅供参考。文章均有删节)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条评论| 人参与
账号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